张竞 | 台空军以防空导弹锁定大陆军机,过于鲁莽也不聪明
发布时间:2020.08.11 | 分享至:

20200810005266.jpg

作者:张竞,中华战略学会(中国台湾)研究员 


美国卫生部长阿札尔(Alex Azar)昨天飞抵台北松山机场访问,此举自然引发左岸的不满,派出战机跨海峡中线表态。据(台)空军司令部的说法:10日上午9时,大陆空军所属歼10、歼11战机短暂跨过台湾海峡中线,空军“以地面防空飞弹全程监控”,并于第一时间广播警告,运用“空中侦巡兵力强势驱离”。虽然空军捍卫领空的责任当然值得肯定,但是在国防专家看来,如果空军司令部所述为真,空军的应对手段其实不符法理程序,以防空飞弹监控大陆军机更是不聪明。

 

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竞博士表示,国军对大陆军机闯入防空识别区的处置行为,可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施行细则》略窥一二。

 

《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31条指出,“大陆民用航空器在未经许可进入台北飞航情报区限制进入之区域,执行空防任务机关,得警告飞离,或采必要之防卫处置。”

 

在《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施行细则》第41条则明定,“大陆民用航空器未经许可进入台北飞航情报区限制区域者,执行空防任务机关可在距台湾、澎湖海岸线30浬(55公里)以外之区域,实施拦截及辨证后,驱离或引导降落;距台湾、澎湖海岸线未满30浬至12浬(22~55公里)以外之区域,实施拦截及辨证后,开枪示警、强制驱离或引导降落,并对该航空器严密监视戒备;距台湾、澎湖海岸线未满12浬之区域,实施拦截及辨证后,开枪示警、强制驱离或逼其降落或引导降落;进入金门、马祖、东引、乌坵等外岛限制区域内,对该航空器实施辨证,并严密监视戒备。必要时,应予示警、强制驱离或逼其降落。”

 

当然,上述所论及的行动,是针对不明飞机与民用机而言,但是却可看出,所谓严密监视、戒备、拦截、辨证、开枪示警、强制驱离、逼其降落或引导降落,都是严谨的手段,也是以严谨的专业用语。

 

然而,蔡政府国安团队,却搞出个“强势驱离”,再透过新闻稿发明了“广播驱离”,请各位去查查国军军语辞典,这些用辞用语到底有没有标准定义?当然是没有。

 

更令人无语的是“地面飞弹监控”,需知防空飞弹本身,并无法获得目标动态信息,因此必然是启动与飞弹配套的搜索雷达,甚或是射控雷达等设备,对比前述严密监视戒备、拦截、辨证、开枪示警、强制驱离、逼其降落或引导降落,都是“战管防空搜索雷达”,这与地面飞弹是两回事!需知绝对不应轻易启用防空作战武器系统,或是空中作战载台本身的传感器与射控装备,因为“发射管制”(EMCON)是攸关生死的大事,岂能如此轻浮处置?

 

因此就可看出,所谓“地面飞弹监控”,其实是没有必要曝露本身电子参数之鲁莽作为,吾人宁可相信这是空军司令部用语不精确,然而此种错误表述,又岂可胡里胡涂地对外曝露在新闻稿上?

 

要知道,台海空中动态,一向充满斗智与谋略,其秘诀是“话多不如话少”,去强调我方首次如何如何,根本就只是无甚意义的政治献媚表态讨好,只会招惹左岸对方,对我特定目标之电子侦搜行动。可以说,“将蜜倒出来在桌上,苍蝇蜜蜂怎可能不飞来?”

 

说个以古鉴今的事例:在1982年6月,叙利亚发生一场现代战机与防空武装的大战,是以色列与叙利亚两空军的“贝卡谷地空战”(Battle of Beqaa Valley),在此战爆发之前,以色列空军派出无人机为饵,电侦机为间谍,以虚换实,刺探叙利亚防空网的部署;相对的,叙利亚防空飞弹部队,则是非常白目地“地面飞弹监控”,击落了2架以色列无人机就洋洋自得,然后在6月9日真正空战中,由于以色列早已获悉叙利亚防空飞弹的所有,再加上E-2C空中预警机的指引,以色列的F-15、F-16战机对叙利亚各型战机是单方面辗压,空战创下82:0的惊人结果,还摧毁了叙利亚的全部13个防空阵地!可见防空战管系统的鲁莽,等于是提供对手情报!请问我们今天还要发出这种新闻稿,这实在太让人摇头不知说啥才好!


本文发表于8月10日“中时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