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士臣 | 华盛顿政权交接之际,美国主动与盟友拉近关系值得警惕
发布时间:2020.11.19 | 分享至:

据多家外媒报道,日本首相府和外务省发布消息称,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和日本首相菅义伟在本周共同承诺要维持一支阻止中国西太平洋野心的强大军事力量。


美国星条旗报网站报道称,11月18日(本周三),日本首相菅义伟与到访的美海军陆战队司令戴维·伯杰(David Berger)举行简短会议,这标志着美国正在召集该地区的盟友来反对一个进取的中国。


在菅义伟办公室发布的一段网上会议视频中伯杰说:“我了解您所处的严峻安全环境,这是我们前进以进行变革、保持威慑的动力,并且这需要我们作为一个团队共同做到这一点。”


美国媒体在报道中还渲染了中国岛礁建设所造成的威胁,并将美日同盟再次与中日钓鱼岛争端相联系。


伯杰在会上说,美日同盟“从未如此重要”。“对我来说,倾听您的看法非常重要……可以知道美国海军陆战队和军方作为合作伙伴可以做什么”。


伯杰是最近对美日同盟发表评论的美军高级将领。早在10月26日,在“基恩之剑”演习中,驻日美军司令凯文·施耐德强调了两国迅速部署并保卫钓鱼岛的能力。


美国海军陆战队两栖快速部署旅(在两栖快速部署旅)在基恩·索恩(Keen Sword)演习期间与日方演练了岛屿登陆。这个新作战旅在编制上模仿了军的架构。


菅义伟在公布的视频录像中告诉伯杰,日本人“高度赞赏美国海军陆战队为保持随时威慑所做的努力。我们希望通过加强双边同盟的反应和威慑能力,以及实现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继续与美国加深协调。”


日本外交部网站上的一份声明说,伯杰和菅义伟还讨论了在计划对冲绳进行的部队调整期间,获得日本公民的合作和谅解以维持美军在日本的重要性。


美国正在冲绳县施瓦布营地附近建造一个新的飞机场,以将美海军陆战队普天间空军基地从更拥挤的市区迁出。海军陆战队还计划将数千名海军陆战队从冲绳转移到关岛。


伯杰和菅义伟一致认为,减轻海军陆战队对冲绳岛的负担很重要,但根据日本外务省的声明,强调保持美日同盟的强大也至关重要。


据美国防新闻网站报道,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访问日本的同时,由澳大利亚,日本,印度和美国组成的“四国机制”或“四方安全对话”组织本周二在阿拉伯海北部启动了一个新的为期四天的第二阶段“马拉巴尔”海军战争演习,标志着一个反对中国海军在印度洋存在的非正式战略联盟的形成。


印度海军在一份声明中称,第24届“马拉巴尔”军演凸显出四个“民主国家”(美印日澳)在海洋问题上的观念日益趋同,并展示了它们对开放包容的印度太平洋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承诺。


印度海军前海军部长阿伦·普拉卡什(Arun Prakash)表示,该演习将不仅在当前的中印对峙局势中,甚至是在更大的印度-太平洋的背景下都将产生“实质性的地缘政治影响”。


在军演期间,美印两国航母编队,即“尼米兹”航母战斗群以及“维克拉马蒂亚”航母战斗群将展开联合作战演练,其中印军航母舰载机米格-29K将与美军F/A-18舰载战斗机和E-2C“鹰眼”预警机展开高级空防演练以及(航母)甲板相互飞越活动。此外,参演部队还将开展对海和反潜作战等演习科目,以此进一步加强美印日澳四国海军之间的互操作性和协同能力。


值得反思的是,为何美军加强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外交和涉外军事行动。笔者认为,这与美军前不久出台的历史上首部军事外交战略文件的推动作用直接相关。


2020年10月,美国国防部颁布首份《联盟和伙伴关系发展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其实就是相当于美军的军事外交指导战略文件),时任美国防部长埃斯珀于10月20日在大西洋理事会就此专门发表演讲,对《指南》进行了阐述。


埃斯珀表示,作为《指南》的一部分,他已要求国防部管理团队重点关注四个工具选项:高层领导人参与、国际专业军事教育、国家伙伴关系计划和对外军售。


对于加强军队高层领导对外交往(key leader engagement),埃斯珀指出,这个工具选项主要是通过制定具体办法达到优化各层级和部门交往、确立共同目标和把握与每个国家/地区的合作进度。在任何给定的一周内,国防部各部门的数十名高级领导人都将与世界各地的同行进行接触。


埃斯珀举自己为例子做了说明。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亲自与来自全球60多个国家的外国合作伙伴进行了200多次会议。仅在九月份,就去了北非和中东的六个国家;会见了来自欧洲和亚洲的八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并与另外六个国家以及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进行了通话。


埃斯珀尤其强调了这个工具选项的评估功能。所有这些高层对外交往本身以外,每次交往必须证明是有价值的,但之前一直没有专门去评估确定这个价值。“以前,我们没有一个中央部门用来跟踪国防部各层级各部门的领导交往,更不用说指导他们并根据共同目标评估衡量进展情况。如果你不设定目标并进行衡量评估,那么改善一个交往进程(更不用说建立关系)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进行跟踪和评估,你也无法使高层领导交往这个资源在战略竞争中更加有效。”


根据这项工具选项的要求,现在美国防部正在跟踪和分析高级领导人与外国军事同行接触的有效性。这一努力将使美国防部能够确定高层交往的优先次序,制定一套共同的目标,并绘制与每个国家的进展情况图。


可以预见,美军的首份军事外交战略实施后必将在军事和外交两个层面对中国的战略安全环境形成直接的影响,这份文件也与拜登竞选承诺的加强同盟和伙伴关系相吻合,拜登上台后只会加强不会减少。


在美军实施新的军事外交战略背景下,中国军队如何应对,值得深入思考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