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诚 | 美西方编造所谓“种族灭绝”意欲何为?
发布时间:2021.03.25 | 分享至:

u=1827091560,1960643159&fm=11&gp=0.jpg

作者

马诚,国观智库资深研究员


近一时期,美国西方关于在新疆正在发生“种族灭绝”的喧嚣非常刺耳,美国官方也对所谓新疆人权问题表现出特殊的“关心”。去年6月,特朗普签署了所谓《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7月,宣布对1家新疆政府机构和4名官员实施制裁;今年1月19日,特朗普政府下台的前一天,国务卿蓬佩奥声称“中国对维吾尔人迫害是种族灭绝”。拜登上台后,3月9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布林肯国务卿和美国国务院继续认定新疆发生了“种族灭绝”。本月展开的中美阿拉斯加高层对话,美方把新疆问题开列在指责清单中。近期召开的联合国纪念消除种族歧视国际日会议上,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妄称,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人“犯下了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的罪行”。

跟随美国,一些西方国家动作频频。2月22日,加拿大议会通过了认定中国新疆存在“种族灭绝”的动议。2月25日,荷兰议会通过认定中国新疆存在“种族灭绝”的不具约束力动议。3月22日,欧盟就所谓新疆人权问题,对中国1个实体、4名官员实施制裁。欧盟宣布对华制裁后,美国、英国、加拿大也各自宣布了对华“制裁令”。一些西方官员、政客还在不同场合,呼吁派出独立调查人员紧急赴新疆展开不受限制地调查。


美国西方如此理直气壮,西方反华智库、媒体“功不可没”。美国认定新疆“种族灭绝”,依据是2019年一个中文名叫郑国恩(Adrian Zenz)的德国人发表的一份指控中国新疆搞“种族灭绝”的研究报告,这份充满谎言、恶意编造的研究报告面世后,被美联社、CNN、BBC争相传播炒作,宣称“中国正在兴起一场大规模拘禁穆斯林的行动”、“九十年来最大的人权危机”。这些老牌的西方媒体,用它们惯用的提供假证人、假图片、假数据,编造出更多的关于新疆“种族灭绝”的所谓证据。持续上演一场用谎言印证谎言的闹剧。关于“种族灭绝”的最大谎言,是新疆建有关押百万维吾尔人的所谓“大规模拘留营”、“集中营”。事实是,20世纪90年代未和21世纪初,新疆一度成为宗教极端势力渗透的重灾区,频繁发生针对各族干部、群众和基层政权的暴恐活动。为教育挽救有轻微犯罪行为或违法行为人员,消除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影响,避免其成为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牺牲品,新疆依法设立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教培中心通过与学员签订培养协议,明确约定培养目标、培养方式、结业标准、考核方式,在学员考核达标后颁发结业证书。主要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为主要内容的课程。教培中心实行寄宿制管理,配备辅导员、医生和后勤保障人员。学员定期回家,有事可以请假。除教学外,还举办各种文体娱乐活动。经过培训,绝大多数人摆脱了极端宗教的精神控制,成为遵纪守法、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新疆已连续4年没有发生暴恐活动。其实,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和美国推行的“社区矫正”、英国设立的DDP项目、法国的去极端化中心,没有本质的区别,却被美国西方刻意描述成类似当年的纳粹“集中营”。其所谓“百万人的数据”,也只是采访了8个人后,以荒谬的所谓小样本“研究”推算出来的。


去年,中国媒体集中揭露、批驳了西方所谓“种族灭绝”的10大谎言。举其中几例:一是新疆维吾尔青年人到内地打工,本来是市场经济中劳动力的自然流动,被说成是“至少8万名维吾尔人被转移到内地工厂强迫劳动”。二是一些身居海外的维吾尔人,声称在新疆的亲属、朋友“失联”、“失踪”,经过核实,她们所说的大部分人都在新疆正常生活,有些人则根本就不存在,是编造出来的。三是新疆城镇普遍安装了监控设备,这原本是中国西部地区现代化、信息化建设与内地同步发展的成果,却被诬蔑成是为了“大规模监控当地少数民族”。四是新疆学校实行双语教学,推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这本是世界各国通行做法,西方却称其是“用汉语取代维吾尔语”、“消灭少数民族文化”。五是西方媒体称新疆限制宗教自由,大规模拆除清真寺。事实是新疆信教与不信教公民享受同等权利,新疆清真寺已达到2.4万座,其密度超过了中东阿拉伯国家。六是新疆和内地一样,建立了供边远地区学生上学的寄宿制学校,国家提供免费食宿,而西方媒体却声称中国政府强迫维吾尔学生与父母分离,对他们进行“洗脑”。


针对新疆“种族灭绝”的谎言,也有西方学者、智库予以揭露。法国作家维瓦斯两次赴新疆采访,撰写了《维吾尔假新闻的终结》一书,真实记录了新疆反暴恐、去极端化取得的成果和经济、社会发展成就。他认为,正是那些从未到过新疆的人制造了假新闻,并在杜撰抄袭中以讹传讹,制造出“种族灭绝”的谎言。2021年2月18日,美国独立网站“灰色地带(The Grayzone)发表了题为《美国国务院对中国“种族灭绝”指控基于数据滥用和极右翼分子毫无根据的断言》的研究报告,该网站负责人马克斯·布卢门撒尔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指出,郑国恩实际上是一个极右翼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他还是是美国极右翼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成员,美国反华研究机构骨干。他主张不信仰基督教的犹太人都应被“消灭”,自称上帝带领他去执行反对中国政府的使命。郑国恩根本没有去过新疆,其引用的所谓数据很多是编造出来的,或者是张冠李戴,前后矛盾的。例如郑国恩指控“种族灭绝”的证据之一是强制维吾尔妇女绝育,平均每人每年接受节育器800至1400个,按此说法每人每天要接受4到8次节育器放置手术。这是常识都说不通的事情。


过去40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从555万增长到1270万,人均寿命由30岁提高到72岁。世界上有这样的“种族灭绝”吗?当然没有。那些鼓吹新疆“种族灭绝”的美国西方政客、媒体,想必对西方贩卖黑奴、屠杀印地安人、纳粹集中营的黑历史是了解的,中国新疆根本不存在所谓“种族灭绝”,心里也是清楚的。他们之所以如此登峰造极热衷于编造世纪谎言,是不是事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话语权在我手里,这盆脏水泼到你身上,想洗干净很难。炒作新疆“种族灭绝”,实质上是一个成本很低,但可获得多项战略收益的政治交易。


一是强化涉疆问题的地缘政治工具作用。拜登执政团队延续和强化了特朗普的大国竞争战略,毫不遮掩的把中国作为最大竞争对手全方位打压。国务卿布林肯在外交政策演讲中称,中国是美国“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为应对这个“考验”,美国需要打造更多遏制中国的地缘政治工具,台湾是,香港是,新疆也是。多年来美国一直是新疆问题国际化的主要推手,其国务院下属的“民主基金会”长年资助从事新疆民族分裂活动、活跃在美欧的“世界维吾尔人协会”,其成员一部分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及本世纪初的新疆移民,也有国外出生没在新疆生活过的第二代。他们拿着美国的资助,凭借维吾尔人的面孔和身份,到国会山的听证会作证,在各种媒体发声,捕风捉影、凭空编造受迫害的事实,欺骗国际社会。在人权问题上一贯“双标”的美国政客们,把豢养的这些民族败类和新疆暴恐分子称作“民主斗士”,把新疆发生的暴恐活动称为少数族裔“反抗暴政”,以此干涉中国内政。当下花样翻新出所谓“种族灭绝”,目的是进一步强化涉疆问题的地缘政治工具作用,污名和打压中国。


二是利用涉疆问题拉紧反华朋友圈。拜登比特朗普高明之处在于,他深知美国已无力与中国单打独斗,必须建立和巩固以西方盟友为基础的国际反华阵营,合力围堵中国。但问题是时代变了,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欧洲和亚太地区的美国盟友、伙伴,都与中国这个世界第一贸易大国有广泛的经贸联系,有经济上、发展上的共同利益;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对任何国家都不构成安全威胁。因此,美国靠打经济牌、安全牌集结盟友,作用有限,绝大多数国家不会死心塌地站队。只有通过所谓价值观外交,利用中国与西方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不同,利用西方政客长期养成的居高临下看中国的心态,利用西方社会多数人不了解中国、没有到过新疆的实际,把中国描述成对少数族裔搞“种族灭绝”的威权国家、邪恶国家。这一招算是“出师有名”,让那些敌视或对中国持有政治文化偏见、习惯了做教师爷对中国崛起怀有各种不服、屈从于美国的各方力量,围拢在捍卫西方民主价值观的旗帜下,既显示自己的“政治正确”,也帮衬美国阻挡中国发展。


三是借用涉疆问题转移国内矛盾。78岁的拜登是在美国有7000多万张不赞成票的情况下,走上总统宝座的。特朗普交给他的是一个被新冠疫情肆虐,3000万人染病、50多万人死亡的美国;是一个政党恶斗、社会撕裂、种族矛盾激化的美国;是一个背负近30万亿国债的美国。要解决复杂的国内问题,缓解尖锐的社会矛盾,转移公众视线是必须的。特朗普执政时期,以各种手段甩锅中国、抹黑中国,使70%的美国民众支持对华强硬。外交作为内政的延续,拜登政府利用了这种情绪,通过强硬的对华政策,来安抚一下美国民众躁动的心情,争取到更多人的支持,以利于解决国内问题。另外,共和党和右翼媒体攻击拜登对华政策软弱,时下白宫的对华政策,在努力表现出比特朗普时期还要强硬。


四是搞乱新疆有长远的战略图谋。中国西部是战略大后方,新疆是重中之重。有材料显示,新疆预测的石油、天然气储量分别为208.6亿吨和10.3万亿立方米,占全国陆上油气资源总量的30%和34%;新疆预测煤碳储量2.19万亿吨,居全国首位。新疆还是“一带一路”的重要通道,中国-中亚油气管线经新疆“西气东输”直至上海。美国炒作“种族灭绝”,是看重了新疆重要的战略地位和边疆少数民族问题的敏感性、复杂性,通过挑动民族仇恨,使之成为一个不稳定的新疆、一个分裂的新疆,破坏中国的稳定大局。向更远看,美国对中国的军事围堵,集中部署在西太地区的第一、第二岛链。如果新疆不能有效控制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一旦台海、南海爆发局部战争,美国在中国大后方就有了切入点,按拆解叙利亚、利比亚的惯用套路,向新疆及周边活跃的恐怖组织、民族分裂组织提供武器,组成反政府武装,使中国战场上腹背受敌,战略上陷于被动。


对美国来说,迅速崛起是中国“原罪”。只要中国快速发展,只要美国不放弃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中美关系转圜很难。在中美战略大博弈背景下,涉疆斗争将是长期的。美国极力抹黑新疆,恰恰说明我们对新疆的治理是好的,是正确的,要坚定不移抓下去。同时也要看到新疆和内地一样,还有很多发展中的问题和困难,大量基础性工作需要夯实,很多短板需要补齐。我们把新疆建设的更好,保持新疆的长期稳定繁荣发展,将是对美国西方炒作新疆“种族灭绝”的最有力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