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霖 | 从美国空军“惨胜”说开去(续)
发布时间:2021.04.26 | 分享至:

1.jpg

作者

金霖,国观智库防务安全中心副主任、资深研究员


从前次分析可以看出,美空军自曝以2030年的科技和装备,才能在台海冲突中“惨胜”2020年装备技术水平的解放军,实际上是向国会“哭惨”。但从兵棋推演透露的有关信息看,美空军作战筹划和准备当中的一些有益做法值得参考借鉴。本文尝试基于网络开源信息,从美空军视角对兵棋推演进行梳理:


作战对手:中国人民解放军

作战时间:2030年

作战目的:阻止中国大陆武力收复台湾

作战区域:关岛以西包括中国大陆本土的广大西太平洋和部分印度洋地区。

对手强点:1.依托本土作战;

2. 对陆、对海远程精确打击武器;

3. 现代化防空体系;

4. 不断增强的信息作战能力。


己方弱点(对照对手强点):

1. 战区远离本土。

2a. 海军航母、两栖攻击舰编队被拒止于战区外;2b. 二岛链以内的现有及预置基地开战后可能被摧毁,保障效能降低或无法发挥作用,导致作战效率、持续作战能力下降。

3a. 空中进攻力量面临高战损,甚至无法穿透对手防空体系打击关键节点目标;3b. 预警机、加油机、侦察机等大型高价值空中目标无法靠近战区,作为“赋能节点”在作战体系中的作用下降。

4. 通信链路被干扰、破坏,分布式节点无法有效组成网络、构成体系,无法形成联合多域能力。


基于上述对比分析,美军选择的对策办法:

作战概念运用:


2.png


1. 分布式作战。要旨是将现役高价值、多功能平台和设施“去中心化”,将其功能分散到数量众多的平台、设施中,增强网络和体系的韧性、抗毁冗余度,增加对手识别和打击的难度。

2. 马赛克战。要旨是依靠灵活、适变、韧性的网络信息体系和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将分布的平台、设施或能力按照需要,组成相应的作战功能体系。

作战原则:集中指挥、分布控制、分散执行。


对策办法(对照己方弱点):

1a. 加强驻日、韩现有骨干基地以及关岛基地的防空反导力量部署,对指挥设施、油库、弹药库、飞机掩蔽库等关键设施加强伪装防护;

1b. 加强配置快速抢修力量;

1c. 在第二岛链海区的部分小岛上抢建临时野战机场,甚至出动特种部队抢夺部分小国的民用机场供战机应急使用。

2a-1 使用空中加油机位于安全空域或大型无人加油机前出,为任务编队飞机实施加油;

2a-2 为航母、两栖攻击舰编队配备远程防空、对地打击武器(F-35已经具备对“标准”导弹制导,打击空中、海面目标能力);

2b-1 (同对策1的三项措施);

2b-2 在现用骨干基地及预备阵地预先储备一定的航材、燃油、弹药等物资,并做好使用运输机、战略预置舰应急投送补给计划;

2b-3 从本土起飞B-2、B-52H战略轰炸机;

2b-4 从C-130H和C-17A型运输机尾部舱门抛射大量AGM-183A高超音速导弹,提高持续火力能力。

3a-1 使用B-2、B-52H型战略轰炸机以及F-15EX型战斗机投射AGM-183A实施防区外攻击;

3a-2 使用轰炸机、运输机投放大量执行主动干扰任务或直接打击任务的小型空射式诱饵(MALD)和巡飞弹、自主无人机蜂群等,干扰、压制对手防空体系;

3a-3 以“第六代战斗机”NGAD或以F-35带“忠诚僚机”,实现穿透式制空;

3b. 靠前疏开配置作为ISR(情侦监)/ELINT(态势感知)节点存在的无人侦察机或无人战场情报飞机,找准对手关键节点目标、掌控实时战场态势,作为靠后部署的E-3预警机、E-8战场控制飞机的补充。

4-1. 抓紧完成数据链和作战网络数字化升级,具备“联合全域指挥控制”能力;

4-2 摒弃现有联合司令部指挥编组模式,将指挥人员以5-30人为一组分散部署,通过“先进作战管理系统”实施“任务式指挥”,实现“分布式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