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莹:印度轻型研究——经济、投资与行业的优与忧
发布时间:2019.09.09 | 分享至:

作者:宋莹,国观智库产业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

经济发展


1991年的经济改革以来,印度的经济增速呈指数增长,2014年后印度的经济增速超过中国,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在印度的多个行业中,服务业贡献的GDP占比最大,2017年印度GDP构成显示,农业、工业和服务业对GDP的贡献分别为15.4%23%61.5%,该占比近年来呈现农业占比持续下降、服务业占比持续上升的趋势。


图:中印GDP增长率对比


2019年,印度的财政收入预计将达到合4000亿美元,这要归功于莫迪一系列的改革与建设,包括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废钞、执行商品和服务税(GST)等。据专家预测,到2025年,印度的消费可能增长两倍,达到4万亿美元,或可成为第三大消费经济体。


印度的人口红利是市场衡量其未来发展潜力的核心指标。人口红利是指一个国家人口年龄结构变化所带来的经济增长,该变化通常是由生育率和死亡率的下降引起。人口红利会发生在一个由于生育率和死亡率下降而经济增长加速的国家。为了获得人口红利,一个国家必须经历人口过渡,从以高生育率和死亡率为主的农村农业经济过渡到以低生育率和死亡率为特征的城市工业社会。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人均收入在此期间也增长得更快。这种经济利益是经历了人口过渡的国家获得的第一个红利期,通常持续50年左右的时间。


根据历史数据来看,二十世纪前四十年,美国劳动力人口占比世界居首,GDP全球占比率于之后的1960年达到40%;二战后日本劳动人口占比急剧上升,伴随着战后经济的腾飞;亚洲四小龙人口占比在1970后十年达到顶峰,经济平均增速达到15%;中国劳动人口占比于2010年达到巅峰,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增长迅猛。根据联合国预测,印度将在2040年迎来劳动力人口占比的峰值,未来发展可期。


图:截止到2020年为止中国与印度人口结构图


然而,印度政府前首席经济顾问萨勃拉曼尼亚于20196月表示,印度2011年到2017年的平均年度GDP增长率事实上为4.5%左右, GDP计算方法存在缺陷,数字存在夸大嫌疑,该言论与印度增长迅速的失业率相辅相成,引发世界性的讨论。此外,印度的信贷紧缩持续时间已达一年,且2019年以来部分高频消费数据出现下降,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同样引发了投资者对印度的忧虑。


投资环境


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中,印度在190个国家中排名从前一年的100位上升到第77位。尽管印度的政治局势仍存在不确定性,其极具潜力的人口结构、庞大的电子商务和技术市场将持续吸引全球投资者的目光。政府主要在以下几方面有所提升:创业方面,简化文件与流程,用注册流程更快的商品和服务税取代增值税;许可证方面,简化流程,降低费用,引入新的责任保险制改善质量;能源方面,降低连接成本,促进供电系统升级;税务方面,商品和服务税取代多种间接税来优化流程,并降低纳税成本。


虽然在创业与许可证方面均有改善,为投资者提供了有所优化的流程与降低的成本,但此两项是印度长期以来最为问题冗杂的板块,在190个国家的同指标排名中均排位靠后,需政府长期持续的改善。


服务业


印度的服务业是该国的代表性行业,对GDP的贡献超过60%,而且吸引了大量的外国投资,对出口和就业率做出了重大贡献。根据印度工业和内部贸易促进局(DPIIT)的数据,服务业的外国直接投资在2018- 2019年增长了36.5%,达到91.5亿美元,重点领域包括信息技术、金融、航空、贸易等。


服务业的发展主要受益于能力、需求的增加以及有利的公共政策推动。印度政府充分了解促进服务业增长的重要性,在医疗、信息技术、金融、旅游、教育、工程、通信、交通等广泛领域提供了多项激励措施。近期的措施包括:将印度服务出口计划(SEIS)提供的激励措施提高2%,努力消除更多的服务贸易壁垒,已向世贸组织提交服务贸易便利化的法律草案等。


然而,五年一次的全国抽样调查显示,服务业在就业中所占比重的增长远远低于服务业在GDP中所占比重的大幅增长。即便是誉满全球的印度IT行业,其就业增长也与行业增长轨迹不符。该现象或源于对GDP贡献度高的细分行业就业贡献过低,该类行业难以为印度大量的低薪工人与失业青年提供解决方案。这是印度过早大力发展服务业、没能充分发展制造业的另类增长模式的不良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