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后美军时代的阿富汗安全形势及出路
发布时间:2019.09.12 | 分享至:

作者: 陈晓

日前,美国虽然声称中止与阿富汗塔利班的谈判,但从特朗普总统一贯奉行的交易型对外政策理念看,美国乐见他国在阿富汗收拾残局,只可能微调美军完全撤离的时间表,而不大可能少撤军甚至不撤军。
18年前,美国打着“反恐”的旗号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并试图按照美国的治理模式在阿富汗实现所谓的民主与和平。未来,随着美军撤离,阿富汗的安全形势将趋于严峻,阿国内的动荡局面将直接波及中亚,进而影响到中国西部地区的稳定。


历史表明,阿富汗问题只有通过国内对话才有可能得以解决,直接从其他国家移植的管理模式往往水土不服。安全是中国在阿富汗的最高利益所在,为顺利推进丝绸之路计划,确保西部地区稳定和中方资金收益,中方应不遗余力地帮助阿富汗走向政治和解之路。


 
一、特朗普执意认为美国在阿富汗“吃了大亏”,美军完全撤离已成既定决策

2016年,特朗普在竞选美国总统期间曾多次公开“鄙视”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称后者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是一个糟糕的总统,是一个战争贩子。他希望在全世界施加美国影响力、成为世界警察的做法极其愚蠢且错误”。


2017年
1月正式上台伊始,特朗普要求尽快把美军从阿富汗那个“破玩具屋”撤出来,但因其执政团队一致反对而未能如愿。20173月,特朗普在白宫对伊拉克时任总理海德尔·阿巴迪说:“这些军人,他们根本就不懂生意。他们知道如何当兵、如何打仗,就不知道这要花多少钱。阿富汗就是一场灾难,那儿绝不会成为一个正常运行的民主国家,我们应该完全退出”。20183月,特朗普果断“开除”了其首任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理由是“这位将军不了解成本收益分析,我不相信我会被他说服向阿富汗派遣更多士兵”。


可见,特朗普一直为美国在阿富汗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却未能获得他所期望的收益而不满,已经没有耐心再为耗费巨大、旷日持久而在短期内不会对美国带来显著好处的稳定工作埋单。


随着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日益临近,面对美国国内对阿富汗问题的指责不断增多,特朗普出于连任这一首要目标的考虑,更不会为政治不稳定、百废待兴的阿富汗投入人力和物力,而撤军是最容易实现、也最有助于迅速拉选票的举措。


实际上,抛开特朗普的外交理念不谈,换作别的总统,多半也会做出撤军决定。根本原因在于,驻阿美军不仅实现不了美国所宣称的“建立一个和平、民主、稳定的阿富汗”的政治目标,而且日益成为伊斯兰世界滋长仇美、反美情绪的根源,有可能使美国在有“帝国坟场”称号的阿富汗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正如美国前国防部长、中央情报局局长罗伯特·盖茨所说,“美军引起了阿富汗老百姓的极大反感……无论美军多么训练有素,有多高的职业素养,一些恶劣和侮辱性的行为总是不可避免的。考虑到阿富汗的历史,如果民众把我们视为侵略者或占领军,甚至觉得我们对他们不够尊重,那我们最终肯定会成为战败者。”


其实,
2014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做出了将剩余美军在2016年底前陆续撤回的决定。显然,精明的奥巴马早就做好了将撤军这个“烫手山芋”扔给其继任者的考虑。鉴于以上,没有多少从政经验,个性极强、绝不做亏本买卖的特朗普做出撤军决定,无疑是美国在权衡利弊之后的无奈之举,也是这位“交易总统”的务实选择。


二、
随着美军加速完全撤离的进度,阿富汗的安全形势总体呈恶化趋势

目前为止,美国的阿富汗政策总体是失败的,因为它未达成一直所宣称的政治目标;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作法是不负责任的,有将其一手制造的乱局交给别国进而影响别国稳定和发展的考虑。随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临近,美军完全撤离的时间表很可能进一步加速,与之相伴,阿富汗的安全形势将更趋严峻。按照潜在的危害程度,按照由高到低的次序排列,未来阿富汗可能出现的安全隐患主要是:


1.
叛乱增加,甚至再度爆发内战。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较大,危害性最大。“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一度将塔利班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特朗普之前的几任总统都将塔利班武装作为重点打击对象。阿富汗现政府与塔利班存在权力之争、正统之争,矛盾深重,短期内很难达成共识,彻底化解的可能性较小。


特别是,特朗普当局无视阿富汗现政府的存在,公开宣称要与塔利班合谈,无异于给本已矛盾深重的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间火上浇油。尽管特朗普当局以“恐怖袭击”为由暂停了与塔利班的对话进程,但此举不能改变阿富汗现政府和塔利班之间矛盾业已加剧、加深的事实。


未来,随着美军撤离,无论是阿富汗现政府还是塔利班都不会主动放弃国家建设的主导权,双方很可能通过比拼枪杆子来赢得地位和权力。随之而来的,有可能是更频繁的爆炸、更多的袭击,不排除阿国内再度爆发内战的可能性。


2.
叙利亚等地的圣战者,将纷纷前往阿富汗。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较大,危害性较大。随着美军撤离和阿富汗局势的恶化,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伊斯兰圣战者,有可能将阿富汗当作“避难天堂”蜂拥而至。考虑到“基地”组织和其他武装组织传统上在阿富汗有一定的民意基础,能够得到一些地区势力和人士的帮助支持,潜伏在叙利亚等国、面临美国及其盟友军事打击的圣战者,最有可能转移至阿富汗继续其活动。


3.
粮食危机。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和危害性视国际社会的援助情况而定。美军撤离后,阿富汗脆弱的政治结构随时都有可能崩溃。其中,诸如天气等因素有可能成为引爆点。阿富汗全年干旱少雨,境内山地居多,粮食产量较低,即便丰收年也要依靠外来援助。中国政府几乎每年都要向阿政府提供紧急粮食援助。2019年春天以来,阿富汗异常干旱,山上几乎没有积雪,导致农作物生长季得不到足够的水灌溉,随之而来的很可能是粮食缺乏。


4.
难民危机。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和危害性视阿富汗邻国巴基斯坦的态度和国际社会的援助情况而定。国际移民组织最近公布的声明称,自20191月以来,已有约24.5万名阿富汗难民从巴基斯坦和伊朗返回祖国。实际上,在苏联1979年入侵阿富汗后跨过边界进入巴基斯坦的阿富汗人超过300万,1988年末,330多万阿富汗公民居住在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接壤的开伯尔-普什图省内的340处难民营中,而这330多万阿富汗难民中有60%的人依靠巴基斯坦与国际社会发放的援助艰难度日。


而在塔利班夺取阿富汗政权,以及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后,又有两波阿富汗难民进入巴基斯坦。目前,在巴基斯坦生活的阿富汗难民总人口可能接近
500万。其中许多阿富汗人已经在巴基斯坦生活了数十年。未来,随着美军撤离和阿富汗局势恶化,很可能引发新一波难民危机。


三、政治和解是确保阿富汗实现安全稳定的唯一有效方法

阿富汗目前面临的局势不容乐观,安全得不到保证,经济停滞不前,政府管理低效,派系斗争激烈。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经营阿富汗的历史教训表明,阿富汗问题只有通过国内对话,而不是通过外界介入来解决。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间的政治和解是确保阿富汗政治和安全成功过渡的最好方法,也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要实现阿富汗持久的政治和平和经济发展,就必须考虑到阿富汗独特的历史和国家现实条件,
直接从其他国家移植的管理模式往往水土不服。国际社会,尤其是超级大国首先应尊重阿富汗人民自主寻求合适的治理模式的权利,在此基础上为阿富汗提供更多的支援并且承担更多的责任。

中方通过2014年首次主持伊斯坦布尔进程以来,一直鼓励阿富汗与其邻国和区域伙伴加强合作与协调,实现权力平衡转换、实现稳定。因此,中方并不寻求填补美军撤退后留下的权力真空,而是希望未来在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的和解进程中扮演积极的角色。


四、安全是中国在阿富汗的最高利益所在,中方应推动阿走向政治和解之路


阿富汗地处亚洲的十字路口,曾是中国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是中国通往佛教发源地印度的重要通道。未来,阿富汗的局势发展对中国有多重影响。
从长远看,阿富汗局势事关丝绸之路计划的顺利推进。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以连接中亚、南亚和中东地区的铁路和高速公路建设为基础。阿富汗是中亚、南亚和中东地区的地理枢纽,任何动乱或内战将造成邻近地区的不稳定,如果动乱频仍,那么中国的丝绸之路计划势必受到影响。


从现实看,阿富汗局势事关新疆的安全稳定。
尽管中阿两国共有的边境线只有90公里,但阿富汗一侧的边境是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温床,而中方一侧是特别容易受到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影响的新疆。维持新疆的安全稳定需要“两手同时抓”,一方面必须打击和控制该地区的分裂分子、恐怖主义和极端组织,一方面阻止外部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组织影响或蔓延到该地区。


如果阿富汗不能实现稳定,要确保新疆的安全与稳定将变得困难。
此外,阿富汗局势事关中方资金的安全。中国在阿富汗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资源开采,例如开发喀布尔东南部的铜矿和位于阿富汗北部的阿姆河油田,如果缺乏起码的安全环境,则不仅已投入的资金难有保障,而且也会严重动摇拟投资者的信心。


因此,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考虑,中方应坚持不遗余力地帮助阿富汗走向政治和解之路。
目前来看,塔利班的发展走向存在较大变数、难以预估,可能成为中巴经济走廊项目的最大挑战。中方在持续强化与阿富汗政府关系的同时,可在巴基斯坦帮助下与塔利班直接接触,推动塔利班改变态度、积极与中方接触,进而促进阿富汗所有派系进行和平对话。

(作者为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