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晨:美《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 剑指何方?
发布时间:2019.12.27 | 分享至:

作者:纪晨,国观智库特约研究员


12月20日,美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国会参众两院通过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使之成为美军在新财政年度发展建设的法律依据。该法案着眼大国竞争,聚焦高新领域,透露出浓重的对抗、优势思维。


一、该法案意在通过增加投入拉大美与他国的军事优势。从该法案公布的内容看,其旨在通过高额军费维持美作战能力并长期占据在高端武器研发、新型作战领域的优势地位,以为美提供“绝对保安全”。


预算数额创新高。根据该法案,美军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期间将获得7380亿美元预算,比2019财年增长220亿美元,比2018财年增长460亿美元,实现了特朗普上任以来军费增长的三级跳,比奥巴马离任前通过的2017财年预算增加了1190亿美元,增幅达11.8%(如下图所示)。


美国防预算.jpg


组建“第六军种”。该法案授权美国防部组建太空军,使之成为美军继陆、海、空、陆战队和网络空间部队之后的“第六军种”。根据该法案,美国防部将于2020年2月1日前就太空军的组织架构以及到2025财年的预期资金需求提供一份“全面计划”,并在180天内向国会提交一份太空军人员计划,包括如何向军事人员和文职人员提供补偿和培训。从美公布的资料看,美军将以空军航天司令部为基础,从现有太空机构中抽调数千名军事人员组建太空军,并根据需要设立数个新职位(主要包括,新设一名太空作战部长并作为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在太空军成立第一年兼任太空司令部司令;设立负责太空采办和整合事务的空军助理部长,并在2022年成为太空军的采办负责人;设立负责太空政策的助理国防部长,作为国防部负责监督太空作战的高级文职官员)。


降低核武使用门槛。该法案强调,核力量在国防战略中居于基石地位,要求对“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进行独立审查,对国防部部署低当量核武器不做明确禁止要求。同时,该法案授权美军加快推进分层导弹防御系统测试,要求评估美导弹防御部署现状及主要对手的可能反应,加大对陆基中段导弹防御系统的监管。这种一降一升,有从攻防两方面同时着力,提升美战略威慑效能的考虑,实践中将增强美军的冒险性和动武冲动。


建强新质作战力量。该法案要求国防部长制定全面连贯的执行框架,提升国防工业设施网络空间安全;重新界定国防部首席信息官在维护国防部范围网络空间安全的职责;要求国防部制定年度军事网络空间行动报告;在各军种设立首席网络顾问,就军事网络空间力量建设运用提供建议。值得注意的是,该法案重提中国的网络空间威胁以及华为、中兴等中国高科技公司与所谓情报机构的联系,意图以此为前提强调网络空间安全的重要性,为提升美军网络空间作战能力埋伏笔。此外,该法案要求国防部开发网络空间科学技术行动路线图,制定5G战略和实施计划。这表明,美军为取得竞争优势,将会加大在网络空间、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投入。


部队规模稳中有变。该法案确定的2020财年美军现役和后备役规模与上财年基本持平,但海空军略有增加,陆军和预备役有所下降。现役共增加1400人至133.95万,其中陆军减少7500人至48万,海军增加5100人至34.05万、陆战队增加100人至18.62万,空军增加3700人至33.28万;后备役减少1.69万至80.78万人。


高新装备采购与现装维护占比大。该法案尽管未说明各型装备的采购与维护费用,但从其数量和造价估计,装备应占美新财年国防预算的大头。其中,陆军拟购104架各型飞机和485辆各型战车;海军拟购2艘弗吉尼亚级潜艇、3艘伯克级驱逐舰、1艘新型护卫舰、1艘圣安东尼奥级两栖船坞运输舰、1艘美国级两栖攻击舰,另有F-35B、P-8和E-2D等型飞机145架;空军拟购各型战机135架。此外,该法案还拟拨付150亿美元用于军事设施维护,此举被视作维持战备水平所需。


二、该法案增加涉华章节,反映美全面制衡我崛起意志。与之前的同名法案相比,该法案为提高“可信度”,提升“通过率”,不仅再次拿中国说事,而且多次提及中美敏感议题。突出表现在3方面:一是责成美国防部全面评估中国威胁。明确规定美国防部在年度《中国军力报告》中增加有关我海外投资、“灰色地带”行动、中俄关系、人权状况的内容,同时评估我在北极对美构成的威胁。二是“挺台”举措更新、力度更大。该法案首次纳入加强美台网络安全合作、提升台湾自我防卫能力,及强化台美军事交流等内容。该法案甫一签署,台“国防部”即表达诚挚感谢,称这是特朗普总统继售台M1A2T战车及F-16V(BLK70)型战机等先进武器装备后,再次展现坚定支持台美军事合作,显示美方对台安全的高度重视。三是公然干涉香港事务。该法案宣称,支持香港反对派的“保护权利和自治”活动。该法案的涉华内容表明,随着中美的相对实力不断接近,美战略焦虑感相应增强,在双方未能建立起战略互信之前,美将按照西方传统的守成国与崛起国竞争思维和逻辑对我采取全方位的防范措施。


三、该法案表明美国内党派斗争并不影响其核心目标。在法案讨论过程中,美国会两党尽管围绕具体条款有过激烈交锋,但在增加预算、提高战斗力等核心目标上,党派纷争并不明显。这种现象从一个侧面反映,美国内斗争有时固然非常热闹,但当涉及国家利益时,两党却可以较容易地摒弃前嫌,保持一致。特别是在增加军费预算方面,美国会出于获得“大国竞争优势”的考虑,连续3年保持国防预算增长,平均增幅达3%至5%。此外,该法案的一些条款也表明,特朗普与建制派在一些重要议题上能达成微妙的平衡。例如,特朗普上任以来一再以美国吃亏为由加大对盟友的勒索和要价,诸如胁迫削减驻韩美军人数、要求北约成员国提高军费开支,等等。而在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特朗普总统曾多次威胁叫停的事项均以条款方式得到纠偏。例如,该法案规定,国防部不得无故将驻韩美军人数削减至2.85万人以下;禁止美国退出北约;为阿富汗安全部队建设提供45亿美元专款。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