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利:说好的朝鲜“圣诞礼物”还没来?这不重要,朝核问题的“转机”就在眼下的“危机”里
发布时间:2019.12.25 | 分享至:

作者:王海利,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


12月24日,面对朝鲜将会给美国送什么圣诞礼物的提问,美国总统特朗普打趣道,“也许他(指金正恩)要给我的礼物是个漂亮的花瓶,而不是导弹试射,对不对?”
 

朝鲜圣诞礼物1.jpg

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海湖庄园接受媒体访问时说美国完全可以成功应对朝鲜的“圣诞礼物”,说不准那礼物会是个花瓶呢!


特朗普的玩笑是轻松的,但内心恐怕绝不是这样。几天前,美国朝鲜问题特使比根刚刚在期待朝鲜接棒的东北亚之行中铩羽而归,美国专门负责侦测导弹试射的“联合铆钉”侦察机又被媒体曝光现身朝鲜半岛。


朝鲜圣诞礼物2.jpg

                                                                                       12月20日,美国对朝政策特别代表史蒂芬•比根结束了他的东亚之行。

 

在朝鲜一再强调2019年年底是谈判的最后窗口,且不久前宣布完成“改变战略地位”的“极其重大试验”的背景下,朝美关系似乎又绕回紧张化的窠臼。



显而易见,持续近30年的朝核问题决不是靠金正恩和特朗普几次充满鲜花与掌声的“请客吃饭”就能解决的。朝美矛盾的尖锐性和对抗性难以复制,而且彼此间极度缺乏互信,“敌人意象”极难改变。


那么,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出路何在?


1.朝美矛盾是否会以美苏结束冷战方式解决?


笔者认为轻易不会。


冷战以和平方式终结是以苏联解体为前提的。苏联之所以解体,除了西方的压力与诱导之外,更根本的是内部出了“大问题”,进而导致上下对自身的道路、理论和制度失去了自信,彻底倒向了西方,以苏联的主动“投降”换来了冷战的和平结束。从维护和平角度讲,这是人类的幸事。但从苏联角度看,则是巨大的悲哀。而且,今天俄罗斯与西方缠斗不休的事实也证明,这种建立在力量极度不平衡基础上的和解后患无穷。


从当前朝鲜国内情况来看,虽然受国际制裁多年,经济面临着严峻挑战,但最艰难时期已经过去。尤其重要的是,朝鲜相对封闭,民众受外界思想影响较少。以金正恩为首的劳动党执政地位稳固,对自己的道路、理论和制度充满自信,并能根据国内外形势变化灵活调整安全和发展战略,经济民生状况逐步好转,因此朝鲜发生苏联式“解体”可能性不大,进而为了维护生存与发展也不会轻易放弃导致朝美对抗的“以核自保、以核强国、以核促谈”斗争目标,所在朝美矛盾轻易不会以美苏结束冷战的方式得到解决。


当然,从辩证法角度看,“轻易”不代表“没有”。但朝美不经冲突达成真正和解需要前提条件。这种前提主要有两个:


一是受内外因素影响,朝鲜内部发生亲美国的“颜色革命”彻底倒向西方;


二是美国改变对朝敌视政策,放弃对朝“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路线,朝美达成“以放弃洲际导弹换承认拥核解除制裁”的协议。


从当前朝美两国内部情况及地区力量格局来看,这两种条件出现的可能性机率较小。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朝美之间对抗性矛盾存在的前提也就消失了。但立足维护国家安全需要树立“底线思维”角度看,包括中国在内的朝鲜周边国家需要考虑这些情况一旦发生应如何应对。而且不论上述哪种情况发生,都是影响东北亚局势真正的“大麻烦”。
 
2. 朝美矛盾是否会以大规模战争方式解决?


笔者还是认为不会。


首先,美国不能打。


美国通过战争解决朝核问题最佳时机已经错过了。20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刚刚出现时是美国以武去核的最佳时机。当时克林顿政府也准备动武,但最后关头踩了“刹车”。其原因除了危急关头卡特从平壤传来金日成愿意谈判的信息外,更关键的是朝鲜的火炮、导弹“绑架”着韩国民众以及驻韩日基地的美军。今天,不论世界承认与否,朝鲜已经事实上成了拥核国家。随着核导能力不断提升,朝鲜手中“筹码”,除了当年的“人质”外,驻关岛的美军基地,甚至美国西海岸都已进入朝鲜核弹的射程之内。


二是朝鲜不想打。


虽然朝鲜可以用导弹威胁“人质”,但终归朝美实力对比差距悬殊,朝鲜深知与美军开战难免国家覆灭。如果真的打起来,战争结果没有任何悬念。这也是30年来朝美关系不时紧张,但最后危急关头总能展现灵活的根本原因。


三是周边国家不让打。


朝美是朝核问题最关键角色,但朝核问题并不仅仅是朝美两家的事情,还影响中、俄、韩、日的安全。这四国尽管在解决问题的利益诉求和方法途径方面有分歧,但在不让半岛生战生乱和实现无核化方面则有共同利益,因此不会让朝美走向战争。随着世界和东北亚力量格局的变化,这种制约性力量更加显著。北京时间12月17日凌晨,中俄共同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关于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决议草案。在半岛形势极为紧张的背景下,12月24日中日韩首脑仍在成都聚首。这都是地区国家间关系和力量格局变动效应的充分显现。

当然,除了上述三点外,还有最重要一点就是核武器毁灭性杀伤力的威慑作用。
 
3.朝核危机最终将以什么方式结束?
 
笔者认为,朝美矛盾最可能的解决途径是,通过极度紧张危险的冲突对抗认清彼此力量极限后才能达成真正的和解。


虽然这一看法不符合我们心中对充满理性与智慧的人类美好认知,但历史事实却一再残酷地证明这一点。1945年8月美国在日本投下原子弹后,人们就领教了核武器的杀伤力,但还是直到古巴导弹危机后,美苏才真心坐下来谈判创造一系列防止彼此毁灭的军事透明措施。叙利亚战争爆发前,无数人警告西方打翻叙利亚就是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但直到伊斯兰国崛起、叙利亚难民外溢后,西方才真正收手。


事实启示我们:和解只能通过冲突使各自的实力得到鉴定以后才能实现。


为什么?美国著名社会学家刘易斯·科塞(Lewis Coser)在《社会冲突的功能》中清晰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提出:“在工业的和平发展时期,一旦许多刺激扰乱了既定的力量平衡达到公开冲突的程度,和解的到来一定要通过建立一种所有可以对此问题施加影响的武力的新平衡。”因为基于双方权力变化打破原来的力量平衡后,“只要在团体对权力、社会地位和财富的实际占有量与他们内心觉得应该属于他们的占有量之间存在感觉到的差距,用实力较量就是他们实现自己要求的最有效的办法。”


冷战结束前后,原来以38线为界的南北两侧平衡的力量格局被打破,苏中朝同盟事实上解体,而美日韩同盟非但没有解体而且不断加强,对朝鲜虎视眈眈。朝鲜为生存在原有基础上加速提升核导能力以弥补力量不足。随着核导能力不断提升,朝鲜事实上在对美斗争及地区的主动性、影响力在不断上升。2018年以来三次“金特会”登场,金正恩成为周边各国的“座上宾”是最好的证明。加上近几年美日韩同盟出现松动迹象,中朝俄、中日韩以及朝韩关系调整改善,东北亚地区格局出现了冷战结束以来最为深刻的变化。核导能力的提升以及地区格局的变化,必然会影响或改变朝美彼此对抗力量的极限。


朝鲜圣诞礼物3.jpg

2019年2月27日至28日第二次金特会。


但是,这种“改变”如何确定?国家对抗不像体育竞赛,没有预先存在的准确衡量标准,只有实际斗争才能鉴定彼此相对力量的极限。朝美敌意的解除只有在斗争中达成基于双方实力基础的力量平衡时才会发生,因为只有双方都相信基于实力和条件获取到了最多的资源,客观的形势证实和解是合理的,并且和平对双方都有利的时候,包括“双暂停、双轨并行”在内的调停方案才能真正被摆到谈判桌上。


基于此,笔者认为朝美最终还是要通过冲突界定彼此力量极限后,双方的和解才会真正到来。但基于前面朝美不会陷入战争的分析,双方冲突最终会以形势极度紧张、充满巨大风险的军事危机的方式呈现。


换句话说,朝鲜半岛的未来或许仍难免紧张不断,甚至有出现一场类似古巴导弹危机式的激烈较量的可能,但朝美双方,却有可能在对抗中清楚了彼此在朝鲜半岛的力量极限。也只有到了那一时刻,朝核问题才会迎来真正的“转机”,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新的、相对稳定的力量格局才会真正建立——这或许就是祖先数千年前在创造“危机”一词时已洞悉的智慧。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