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星,马建光:脱欧不成,拖欧再起——英欧“肥皂剧”何日完结?
发布时间:2019.11.09 | 分享至:


作者:章子星,马建光,国防科技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国观智库特约研究员



不久前,英国如期“脱欧”的计划再次落空,英首相鲍里斯·约翰逊24日呼吁提前于1212日举行大选,以打破“脱欧”僵局。在他第三次提出试图解散议会的建议下,最终于当地时间116日凌晨,英国议会宣布正式解散。这场由解决英国脱欧问题而引发的提前大选究竟是如何产生的?英欧跌宕起伏的“分手大戏”究竟何时才能收场呢?


英国脱欧迟迟未决


英国脱欧举步维艰

破釜沉舟寄托大选


自英前首相卡梅伦为吸引选票而导致的脱欧“黑天鹅”横空出世,英欧拉锯战已经接近5年之长。特蕾莎•梅与鲍里斯·约翰逊从卡梅伦手中接过脱欧“接力棒”后,也皆坚定推动脱欧,甚至不惜赌上政治生涯。然而,现观特蕾莎•梅的黯然退场和约翰逊宣布重组议会,英国脱欧进程已然“脱轨”,原计划2022年的大选也不得不提上日程。


事实上,此次英国提前大选是由脱欧问题的“拖而不决”引发的。自卡梅伦放飞“黑天鹅”之后,脱欧问题一直在困扰着英国和欧盟,彼此在拉扯和谈判中,一直存在分歧,而20191031日是原本是脱欧计划的最后期限。然而在1022日,伴随着现任的英国首相提出的“脱欧”协议立法时间表在英国议会流产,1031日之前完成脱欧也宣告彻底失败。迫于法律,英首相不得不向欧盟再次申请延长脱欧的时间,将脱欧时间再次延长至2020131日。


事实上,这一切都事出“议会”。由于脱欧事宜目的不明、沟通不畅,议会内部分歧大,让脱欧进程一拖再拖。对于脱欧,英国议会下院至今争执不休的核心话题仍是390亿英镑的巨额“分手费”问题、欧盟的关税同盟去留问题、北爱尔兰与邻国爱尔兰边界的关卡设置问题等。而保守党内部也是各怀心思,本着坚决党派竞争的根本理念,以科尔宾为首的工党阻挠鲍里斯·约翰逊的舆论与政治角力从未停歇。对于这个问题,前英国驻欧盟大使伊万•罗杰斯也曾私下对英国政府漫无目的脱欧的行为深表悲观,“这场拉锯战至少会持续十年。”


而约翰逊之所以提前大选,是希望通过提前进行议会重组,以恢复保守党在下议院的多数席位。因为根据“固定任期议会法案”,他需要650名议员中三分之二的人对提前大选投赞成票,只有以此来打破脱欧问题上的僵局。  


事实上,对于约翰逊而言,提前大选如同投石问路,存在诸多难以预知的风险。一旦其他党派执政对于保守党而言如同灭顶之灾,同时也会使脱欧进程变得更加迷离。换角度而言,本次的提前大选实际上也是英国民众对于脱欧问题的大选,如果保守党能够获胜,那么同时意味着多数英国公民对脱欧的赞成,凭借在下议院中掌握多数席位,无论是脱欧还是其它执政问题,对于保守党而言,将更容易进行施政。


 新脱欧协议:鲍里斯的硬仗


欧盟“隔岸观火”

错综复杂的利益纠缠


此番英国脱欧,虽有“箭在弦上”之势,何时发射,怎样发射却不得而知。而欧盟面对“渐行渐远”的英国,也不得已作出“好走不送”的姿态。然而,英国内部出现的分裂与瘫痪的混乱局面却令脱欧期限一拖再拖,双方也因目前的尴尬局面形同陌路。


事实上,欧盟本不希望英国脱欧。从经济方面而言,英国是欧盟内部仅次于德法的第三大经济体。英国每年给欧盟的会费高达80亿英镑左右。可以说,英国是欧盟的经济支柱之一。同时,欧盟作为英国对外贸易的第一经济体,与英国进行了长达十几年的贸易,涵盖教育、科技、劳动生产力等方方面面,各领域盘根错节、息息相关。一旦英国退出,欧盟能给净接受国的资金将减少六分之一,东欧和西欧国家必将会对起始于2021年的七年支出计划问题上再起争执。而英国生产的商品有28%销往国外,其中45%出口欧盟,对欧盟的出口也为英国提供了300万左右的就业岗位。可以说,双方互惠互利长达十多年,一旦分开,伤痛是不可修复的。


从权力角逐而言,英国的“脱欧”,不仅打破欧盟英法德“三足鼎立”的局面,而且在与美国及英语系地区进行政治交流时,欧盟也将失去一个具有强大话语权的伙伴。在在国际交往中,英国凭借其独特的外交手段、优越的军事力量,以及一定的国际影响力,在欧盟成员国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比如在削减对俄天然气依赖度问题上,与法国、意大利等欧盟国家采取的软化态度相比,英国的强硬立场让它在巴尔干地区赢得了支持和友谊。欧盟首席脱欧谈判官巴尼耶就曾表示,英国脱欧是双输的局面,极易影响欧盟稳定。

 

脱欧之后孤立于欧洲的英国


“脱欧”前途阴霾重重

英国走向再引关注


根据英国启动的《里斯本条约》规定,英国若没按时脱欧,延期的主动权归还到欧盟手中。尽管已经脱去桂冠的英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说服欧盟通过英国脱欧的决议法案,但英国内部矛盾再次将英国推向延期深渊。


事实上,脱欧对英国未来的发展也会产生一系列影响。首先,各欧盟成员国公民是享有优厚的福利待遇。脱欧将造成英国公民在欧盟成员国旅游、工作、生活上的诸多不便,这对极看重福利的英国民众而言,放弃这份优厚待遇恐非易事。


其次,英国政府必须承担脱欧后GDP大幅损失的风险。这次经济断崖会深深波及到普通英国民众,据不完全统计,英国脱欧的困顿不前至少造成英国经济接近600亿美元的巨额损失。如何有效应对和解决将面临的经济和民生问题将成为脱欧后英国议会又一大难题。


第三,在失去欧盟政策支持后,英国发展所花费的成本和消耗的原材料也将不再享受欧盟成员国的关税减免。同样,欧盟其他成员国在英国购买力也会因价格高涨而另选塔路。这无疑会加重英国经济发展的负担。


对于上述种种外人看来似乎是“饮鸩止渴”的举措,欧洲法院也曾打出感情牌。在201812月,表示英国若是单方面撤回脱欧请求,仍可作为欧盟成员国享有现有权利。然而,英国虽然党间斗争分分合合,但在坚定脱欧的道路上却渐行渐远。毕竟,长达五年之久的脱欧马拉松必然要给英国群众一个肯定的答复。


这场举世瞩目的英欧肥皂剧虽然情深苦长,但背后暗藏双方政治、经济、安全等诸多方面因素的角力与博弈。英国若成功脱欧,欧盟“不可分割联盟”的神话也自然被打破,欧洲一体化进程则会严重受挫,这只“黑天鹅”的横空出世,不得不可谓欧洲发展的剧变转折点。


自此,欧盟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全球影响力也势必会削弱,全球化进程和多边合作更将面临严峻考验。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欧盟将很有可能不得不面对英国脱欧带来的“蝴蝶效应”——脱欧潮流的威胁。采取何种措施而减少影响是欧盟成员国亟待解决的问题。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已表示,如果英国政府需要更多时间说服议会,“脱欧”期限可以延迟。“脱欧”会否继续“拖”下去,博弈的关键期就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