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莹:马来西亚可再生能源适合长期投资者介入
发布时间:2019.10.11 | 分享至:

作者:宋莹

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地区最受外资欢迎的国家之一。自2010年以来,马来西亚的年度外国直接投资额一直在90亿到120亿美元间波动,仅于2017年与2018年,在东南亚外国投资普遍下滑的背景下跌破100亿美元,但于2019年第一季度,该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创下历史记录的最高水平,这表明马拉西亚的经济实力重获外国投资者的信心。马来西亚的服务业、制造业、采矿行业吸引着最高的外国投资额,该国政府向外国企业提供多种激励政策,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于19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15位,较前一年上升了8位。然而,政府在批准投资项目方面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在某种程度上对希望技术保密的企业存在一定制约。 


马来西亚是天然气出口大国,并拥有丰富的石油储量,相较其他能源较为匮乏的东盟国家,油气资源得天独厚,该行业出口创收能力在该国全行业板块中排名第二。到目前为止,马来西亚发电能源结构依旧以油气为主。然而为降低国家能源消耗,马来西亚政府制定了改善能源结构的中长期目标,希望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来改变该国的能源结构,并提出计划,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使用由当前的2%提升到目标的20%。为绿色科技的发展,政府于2019年重启绿色科技融资计划2.0GTFS 2.0)——绿色科技企业在融资的前七年可获得政府2%的年利率或利润率补贴,并可获得政府为融资中的绿色成本部分提供的60%的担保,以及绿色投资免税优惠(GITA)——最高免税额度可达合格绿色技术资本的100%。到目前为止,相关激励政策的受益者依然为马来西亚国内投资者为主,但政府对全球投资呈欢迎态度,该领域可被认为外国企业在马来西亚的未来重点投资方向。


波特五力分析对产业结构的五个方面进行标准化分析,是产业驱动力评价的主要框架之一,当企业进入新市场时,可有效从五个角度为其分析该市场的竞争环境。分析的五力包括:新竞争者进入的威胁、供应商议价能力、购买者议价能力、替代品的威胁、现存竞争者的威胁。 


新竞争者进入的威胁:低

规模经济是企业进入能源领域的主要障碍之一,在可再生能源行业中,规模经济是较难实现的,已占有大量市场份额的企业往往可运用提高产量的方式来降低成本,并不断制定新的标准,这使得新企业在进入该领域时面临壁垒与压力,但若度过艰难的开拓期,企业将不会过于担忧新进入者带来的格局变动。


可再生能源领域对新进入者的资本需求极高,新企业将面临高额的研发及开发成本。马拉西亚已推出三轮大型太阳能项目招标(LSS),招标装机量分别为434 MWac563 MWac500 MWac。除第三轮招标将在2019年年底公布结果外,前两轮招标结果已公布,中标方多为有多年运营历史的大型集团,可见从资本、技术等方面来看,新企业承做大型项目的可能性依旧极小。


此外,能源领域几近于无的产品差异化是新进入者面临的另一不利因素,因品牌认同度、企业价值、服务创新等新企业可运用的措施在能源行业的作用并不突出,因此企业间的竞争最终回到价格竞争,这将再一次有利于行业内现存的大型企业。


不过马来西亚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增加可再生能源领域内的公私合作和私人融资,未来该领域的私营企业投资将出现可预见的增长,虽资本流入依旧难以大幅降低新玩家的进入难度,但相较马来西亚的其他能源行业,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新进入者规模大概率将出现积极的增长幅度。


供应商议价能力:低

能源行业的供应商议价能力往往主要取决于供应商的数量,供应商数量越多、产品越标准化,企业便会拥有更自由的选择权,因更换供应商的成本低,且众多的供应商会利用价格竞争来获取企业的青睐。马来西亚的可再生能源计划以太阳能为主,目前全球太阳能产品公司市场份额排名前三的JinkoSolarJA SolarTrina Solar均为中国公司,全球市场份额仅在20%30%之间,可见太阳能细分行业的供应商议价能力相对偏低。马来西亚对风能的发展同样抱有期许,全球前三的风力涡轮机制造商VestasGoldwindGamesa全球市场份额在40%50%之间,相较太阳能的供应商具有相对中等的议价能力。 


购买者议价能力:低

在产品差异化小、更换成本低的情况下,买家的数量与卖家的数量往往对行业内的购买者议价能力起决定性作用。对于可再生能源行业而言,由于前期资本投入需求较大,可再生能源的生产商往往为少数几家实力雄厚的大型企业。通常来说,电力的买家与使用方数量繁多,对能源价格缺乏议价能力,不过马来西亚国家能源有限公司(TNB)长期处于垄断地位,不仅作为发电商实力强劲,同样也是马来西亚市场唯一的电力供应方,作为买家,在购买其他独立电厂的电力时具有较高议价能力,而电力终端使用客户已基本不具备议价能力。不过,随着马来西亚电力供应行业2.0改革(MESI 2.0)的进行,可再生能源生产商不需要向TNB出售电力,而可以通过电力零售及批发的形式,引入市场化竞争,马来西亚新能源未来的价格将拥有更多的活力与不确定性,而多数的独立生产商也将自己承担风险与收益的波动性,市场定价的引入打破了TNB的垄断地位,不过电力终端使用客户依旧不具备议价能力。
 

替代品的威胁:高

不同行业的企业生产的产品若互为替代品,则将对指定行业的产品盈利产生威胁。油气能源是可再生能源不容置疑的替代品,马来西亚拥有出色的油气储备资源,且当前能源结构依旧以油气为主。尽管近些年出现下降,外国直接投资仍持续流入该领域,新项目的批准与设施的投产持续进行,产量稳健增加。短期来看,该国的油气能源较可再生能源存在着极大优势。但长期来看,随着新技术的研发与生产设施的竞争加剧,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呈持续下降趋势,而绿色能源是全球能源改革的方向,只是该改革的完成或依旧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现存竞争者的威胁:高

TNB于20181月成立了子公司TNB Renewables Energy Sdn Bhd TRe)来引领并加速公司在可再生资源行业的发展;马来西亚的国有企业巨头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表示,将在维持原有油气行业的领先地位的同时,考虑将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加入战略规划之中,在太阳能、风能等方向分别布局。由于这些龙头企业的巨大体量及在能源行业的领先地位,中小企业很难与其竞争。

由于运营所需的资本投入很高,可再生能源行业的退出障碍极高,这使得行业内现存的企业不愿离开行业,即便利润进入下降周期仍会坚持生产,这也将加剧企业间的竞争。


不过,可再生能源行业是一个将在未来几十年蓬勃成长的行业,这意味着竞争者不需要致力于从彼此那里夺取市场份额,而需加强合作,共同挖掘市场潜力,因此企业间的竞争性不会白热化。且随着马来西亚能源改革的进一步发展,GTFS 2.0GITA等政策的持续推进,新企业与小规模私人投资依旧在该行业有着不错的发展前景。 

总结来看,马拉西亚的可再生能源行业虽现今处于发展的起步阶段,但考虑到可再生能源正处于全球性普及的进程中及其长期成本将低于传统油气行业,是适合投资者长期投资的领域。该行业同其他能源行业性质类似,需实力雄厚的大公司才可应对前期的高额投入与现存龙头企业的竞争。但若可成功进驻该行业,企业面对供应商与客户均有不错的议价能力,且不易受到新入企业的威胁,叠加马来西亚政府的多重激励政策和对该领域的发展力度,是投资者不错的选择。中小企业也可同样利用马来西亚政府对私人融资和小额投资的激励政策从中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