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2020年,朝核问题会否峰回路转?
发布时间:2019.12.21 | 分享至:

作者:陈晓  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


朝核问题 1.jpg


2019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几次公开声称,“美朝关系取得重大突破”。然而,类似的表态在朝鲜10余次导弹试射面前,不仅显得苍白而且略带滑稽。随着一系列敏感日的相继临近(12月24日——金正恩执政日,12月25日——西方一年一度最盛大的圣诞节,12月31日——金正恩规定的美朝谈判最后期限),我们充其量只能期待双方领导人保持克制,而对无核化不报多大希望。


朝核问题短期内仍将无解。一国执行某种安全政策的决心是由该政策涉及的利益的重要性决定的。对朝鲜来讲,核武器与朝鲜政权的生存直接相关,没有核武器,政权生存就没有保证。美国一味要求朝鲜完全、可验证、不可逆地放弃核武器,却不向朝鲜保证弃核后政权能否继续存在。因此,双方的诉求相去甚远,缺乏推进实质性谈判的基础,朝核问题无法以和平方式解决。当然,美国不愿意也没有把握通过战争方式彻底解决朝核问题。综上,2020年及之后,无论是和平还是战争解决朝核问题的可能性都不存在。与朝核问题相伴而来的,是美朝关系。鉴于核问题是美朝关系的主要矛盾和突出表现,在该问题无解的前提下,美朝关系较难取得重大突破。2020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同时是朝鲜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收官之年,我们预计,双方个性鲜明的领导人为了各自的执政地位考虑,都不会轻易向对方示弱。换言之,特朗普有可能继续对朝实施其认为颇奏效的“极限施压”政策;作为回应,金正恩有可能重拾以“超强硬对强硬”政策。由是,双方将陷入新一轮“战争边缘”状态,但这种极限竞赛的政治展示意义大于实际行动,多半会以导弹试射和舰机逼近等方式呈现。

战争的危险性呈下降趋势。也许2030年前,朝核问题都会继续存在。但是,战争的危险性则呈下降趋势。首先,随着朝鲜的核导能力近两年取得长足发展,美国通过战争方式解决朝核问题的意愿很可能不强,特别当朝鲜业已成为事实上的核国家时,美国对武力方案的信心可能显得不足。其次,韩国和日本不支持美国对朝动武。韩国是朝鲜最“便利”的人质,朝韩边境朝方一侧的数千门火炮可在极短时间内覆盖韩国首都圈;日本几乎对朝鲜的每一次导弹试射都“过度反应”,主要与朝鲜导弹飞过日本本土或落在日本周边海域有关,换言之,战时朝鲜有能力对日本构成武力打击。再次,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国际社会反对动武。特别是中国,作为朝鲜的邻国,坚决反对任何势力在家门口生乱、生战。

中国的选择:无战、无核孰先孰后?从朝核问题发生到现在,中国一直面临着无战和无核何者优先的问题,即无战第一还是无核第一。我们对于这两个战略利益的排序认识并未能长期保持不变,曾经有过摇摆。面对朝核问题未来仍将无解的现实,我们认为,对两者的排序已经变得很清楚:只能无战第一,不能无核第一。无核要服从于无战,只有确保不发生战争的前提下,才能讨论无核化的问题。2020年及之后,在朝鲜不放弃核武器的条件下,如何改善中朝关系将是我国外交面临的一大难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