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辉:"十字路口"中的朝核能否迎来转机
发布时间:2019.12.10 | 分享至:

作者:许辉,国观智库朝鲜半岛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12月4日,朝中社发布了一组金正恩登顶白头山的照片,这是金正恩今年第二次登上白头山。照片中,金正恩骑白马、踏白雪、“重走”父亲金正日开辟的“白头山行军路”。以往,金正恩每次登顶白头山后,都会有重大决策出台,如处决姑父张成泽以及改善朝韩关系等。果不其然,三天后,朝鲜驻联合国代表金星发表谈话称,今后与美国谈判时将不再讨论无核化议题,且无需与美国展开长时间的谈判。同一天,朝鲜在西海卫星发射场进行了“极其重大的试验”,朝鲜没有具体说明试验内容,但技术专家认为此次试验可能与人造卫星运载火箭或洲际弹道导弹发动机有关。


朝核1.jpg


而另一方面,韩国总统文在寅12月5日在会见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时表示,全世界为化解朝核僵持而进行的外交努力正处于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朝鲜进行重大试验后,特朗普在推文中写道:“金正恩太聪明了,但如果他采取敌对的举动,那么实际上一切都将失去太多。”文在寅和特朗普也通了电话,两国领导人认为近来半岛局势严峻,但为了推动朝美间的无核化磋商早日取得成果,需要继续维持对话势头。


朝鲜的高姿态和美韩的焦虑似乎表明,在朝核问题上,朝鲜的新决断似乎正在酝酿。而这与今年4月金正恩在朝鲜第14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演说有关,金正恩当时指出,美国应以新姿态对待朝鲜,朝方将等待美方做出决断直至今年年底。因此,在岁末年终美朝谈判仍陷入僵局时,朝鲜的举动就不足为怪了。


美朝核谈判在10月的斯德哥尔摩工作会议之后陷入停顿。朝核问题陷入僵局的原因也并不复杂,朝鲜希望美国能先放松对朝鲜的制裁,而美国则要求和朝鲜一起描绘弃核路线图,以防被朝鲜过往的出尔反尔所欺骗。因此,朝鲜对美方提出的各种弃核弥补措施(如经济开发计划等)兴趣不大,而美方在朝鲜决定弃核之前也不会解除或者放松制裁。


对朝方而言,单方面设定谈判截止期,是希望能与美国就朝核问题达成协议。金正恩主动发起的谈判攻势,就是希望以核为筹码谋取利益最大化,拖延与交易失败对朝鲜都没有好处。2018年4月,金正恩为了因应新局面,在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上曾提出废弃丰溪里核试验场、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新战略路线。12月3日,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于本月下旬召开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可以预计,金正恩将在七届五中全会上会提出新的发展战略方针,可能出现涉及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关系的新论述。而这些新论述,除了凝聚本国民心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说给美国人听的。而朝鲜近期的“极其重大试验”和“不再讨论无核化”的发言,就是七届五中全会对美政策基调的前奏。


朝核2.jpg


以往,朝鲜希望以美朝首脑峰会继续推动美朝谈判的进程。因此,尽管朝鲜对美国官员屡有骂声,但对特朗普总统的攻击却异常谨慎。朝鲜有高官甚至表示,“在如此危险的军事对峙状态下,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但是近来,美朝领导人之间的人身攻击再次出现,在特朗普称金正日为“火箭人”后,朝鲜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再次将特朗普形容为“傻子”。


对特朗普政府来说,目前在核问题谈判上处于有利地位,在没有看到朝鲜具体可行的无核化方案之前,并不急于与朝鲜达成协议。一方面,特朗普政府认为,经过几次首脑会议后,美朝首脑峰会的效用正在降低,美方更加愿意通过实在的技术性谈判,寻求半岛的无核化途径。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对朝鲜也并没有采取非常强硬的态度,并没有对朝鲜或采取更加广泛的制裁措施,白宫还对金正恩做出了多次让步,如取消和推迟了美韩的联合军事演习。但近来,特朗普却威胁称,如果朝鲜执意不放弃核武,美国没有排除必要时对朝鲜动用武力的可能性。

而面临国内民众支持率下降和朝核僵局,对朝核问题极为上心的韩国文在寅政府正在努力推动打破朝核僵局。文在寅除了请求中国政府提供帮助,使朝鲜半岛“成为无核与和平的半岛”。在朝鲜的发生后,文在寅政府仍竭力推动美朝谈判,寄希望于美朝间的无核化磋商能够取得积极成果。


总之,朝鲜最近的举动,显然是对最高领导人提出的截止期临近和朝美谈判仍限于僵局的一种“生气反应”。一方面,如果朝美谈判迟迟没有进展,美方也没有做出符合朝方心意的积极表态,那么朝鲜试图以谈判达成交易的耐心和决心就有可能被消磨殆尽。但另一方面,对希望达成交易的朝鲜而言,这些强硬言论和激烈举动也很可能是敦促美方能和朝方达成最后一刻的协议。接下来,朝方的类似言论可能还会不断出现。


预计美韩两国在月底前在朝核问题上也会有新的动作和表态。金正恩并不会被自己提出的截止期束缚住手脚,而美韩也不会因为朝鲜的“生气”而妥协。因此,现在判断朝鲜政府在美朝核谈判上出现重大转向为时尚早,朝核谈判前路仍漫漫,而各方都不愿意“迷失”在文在寅口中的“关键的十字路口”里。


(作者为国观智库朝鲜半岛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现在韩国高丽大学亚洲研究所从事访问研究)


本文转自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