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诚 | 受多重制约,以巴军事冲突不会升级为全面战争
发布时间:2021.05.16 | 分享至:
作者:马诚,国观智库资深研究员


5月12日以来,引爆于东耶路撒冷的以巴冲突进一步升级。加沙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组织向以色列境内发射1600余枚火箭弹,以方则一面用“铁穹”防空系统拦截,一面出动战机、发射导弹对加沙进行精确打击。与此同时,以色列迅速在加沙边境地区集结了大量步兵和装甲部队。国防部发言人称,针对加沙的地面进攻计划已提交国防军总参谋部批准,并交最高政治领导层做出决断。

5月14日凌晨,以军方称国防军已在加沙展开地面作战,但很快又出面澄清,称内部沟通有误,以军地面部队尚未进入加沙。内塔尼亚胡曾发誓要用哈马斯做梦也想不到的方式打击他们,让他们付出沉重代价,但引燃战火以来,以军军事行动主要集中于战机和导弹实施空中打击,被外界高度关注的地面部队则迟迟未见行动。


如果以军在加沙展开大规模地面行动,就意味着以巴军事冲突升级为全面战争,重创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也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对内塔尼亚胡来说,是否地面进攻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受到多重因素制约,这道令牌其实很难落地,以巴军事冲突几乎没有可能升级为全面战争。


第一,以军进入加沙将付出较大代价。以色列拥有一支现代化的国防军,和只有土造武器的哈马斯武装作战,是一场极不对称的战争。哈马斯的主战武器“卡桑”火箭,用莱阳钢管作弹体,白糖、化肥合成燃料,工艺简单,成本不过几百美元。而以色列的精确制导弹药和防空拦截弹,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上百万美元。双方实力如同职业拳击手和小学生的对垒。如果以军开进加沙,则力量的天平会向巴方倾斜。因为哈马斯武装人员混在居民中难以分辨,如何有效打击而不误伤平民是很大的难题。另外,加沙狭窄拥挤的街巷,使坦克、装甲车辆有很大的局限性,必须步坦结合、掩护推进才能降低被反装甲武器击毁击伤的概率,这时伴随步兵就成了活靶子,无法避免大量的伤亡。2008年和2014年,以军地面部队曾进入加沙,都是采取浅进浅出、快进快出的战法,以减少伤亡。以色列政府对人民有一句承诺,“要让每一个孩子回家”。2011年,以色列政府用1027名巴勒斯坦囚犯换回1名以军被俘士兵。如果在加沙地面作战中出现士兵阵亡或被俘,如何善后是很大的问题。这是以色列的最大顾虑。


第二,政治目的对军事行动的约束。任何战争都要服从于政治目的。从以色列方面看,政治目的有三:一是拜登入主白宫后准备重返伊核协议,让以色列感到愤怒。在对加沙的军事行动中,内塔尼亚胡多次强调,哈马斯得到了伊朗的支持,这是告诉拜登,伊朗才是以色列和中东的最大威胁,重启伊核协议是一个重大错误。二是两年来,以色列已进行了四次大选,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保守势力利库德集团屡次组阁失败,通过军事上重创哈马斯,可以提高利库德声望,在新一轮大选中获得更多选票,得到单独组阁的机会。三是内塔尼亚胡背负着两项腐败指控,如果利库德胜选可继续担任总理,能一定程度规避检方追责,避免牢狱之灾。从巴勒斯坦方面看,今年也面临大选。加沙的哈马斯和约坦河西岸的法塔赫是巴勒斯坦是两个主要竞争党派,哈马斯民调虽然相对高一些,但没有绝对胜选把握。哈马斯通过和以色列的军事对抗,可以证明我才是巴勒斯坦人民的保卫者,以期获得更广泛的支持。巴以冲突持续数天,双方的政治目的通过相互空袭实际上已基本达到,如果让冲突不可控的升级为全面战争,以军的伤亡和哈马斯的重创,都会让各自的政治诉求事得其反。因此,双方都到了考虑停火的时候。


第三,国际社会的压力逐步增大。在巴以和平道路上有两个主要障碍,一个是犹太移民定居点问题,另一个是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特朗普执政期间,极其粗暴的破坏联合国“两国方案”,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驻以使馆由特拉维夫迁址耶路撒冷,践踏了巴勒斯坦把东耶路撒冷作为首都的权利。根据特朗普的中东计划,一大部分巴勒斯坦土地也划给了以色列。正是在特朗普的支持下,以色列国内保守势力更加强硬。此次冲突的直接起因,就是以色列强行驱赶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居民,让犹太人入住。以色列的行为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联合国安联会两次召开紧急会议,15个成员国除美国外一致同意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冲突双方立即停止军事行动,但都因美国阻挠而流产。阿拉伯国家联盟召开紧急外长会,强烈谴责以色列,要求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制止其侵略行为。法国、德国要求安理会召开会议,尽快停止冲突。俄罗斯、土耳其两国首脑紧急电话磋商,艾尔多安公开指责以色列袭击为“恐怖主义”。埃及、伊朗、约旦、黎巴嫩、叙利亚等中东国家相继谴责以军暴行。至15日,军事冲突已造成加沙139人死亡,其中包括32名儿童,950人受伤。以色列9人死亡,560多人受伤。如果冲突升级为全面战争,将使伤亡人数成倍增加,更大规模的流血无可避免。有消息称,国际刑事法院或将启动战争罪调查。日趋强烈的国际压力,将迫使双方收手。


第四,美国不会让以色列牵着走。在巴以问题上偏袒以色列,是美国的长期政策,拜登和特朗普立场一致,只是手段不同。以巴冲突发生后,拜登表态称,以色列有权捍卫自己的国土安全。有分析认为,这是在暗示“美国支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展开报复。”白宫同时还表示,将派一名经验丰富的大使,以帮助缓解巴以当前的紧张局势。应该说,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已大不如前,这是内塔尼亚胡敢在冲突之初,明确告诉美国“不要管”的原因。不过,美国不可能不管,老大还是老大,不能让以色列带节奏、牵着走,以色列不能打乱美国的政治盘算。首先是不能影响美国重返伊核协议的进程,中东的稳定需要一个有利于美国的伊核协议。美国希望伊核协议能在六月份伊朗温和派总统鲁哈尼下台前得以恢复,时间已经很紧迫。如果伊朗强硬派当选总统,伊核协议恢复将更加困难。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的战略重心在亚太,稳定中东是为了便于抽身,全面落实大国竞争战略,全力以赴应对中国这个“头号挑战者”。这一点以色列必须看到,也必须服从。可以预判,以巴军事冲突,将在美国干预下逐步得以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