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理舒尔茨丨全球时代转折:如何在多极时代避免新冷战
发布时间:2022.12.08 | 分享至:

12月6日, 德国总理奥拉夫·舒尔茨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网站发表署名文章:全球时代转折:如何在多极时代避免新冷战。该文阐述了德国捍卫和促进基于《联合国宪章》原则的国际秩序,同时决心成为欧洲安全的保障者、欧盟内部桥梁的建设者和全球多边主义的倡导者。以下为文章节选:


“时代转折”这一概念,超越了乌克兰战争和欧洲安全问题。核心问题是:作为欧洲人和欧盟的一分子,我们如何才能在日益多极化的世界中保持独立?


德国和欧洲可以帮助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不会屈服于“世界注定要再次分裂成相互竞争的集团”这种宿命论观点。我国的历史赋予我们与法西斯主义、威权主义和帝国主义势力作斗争的特殊责任。与此同时,我们在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较量中被一分为二的经历让我们对新冷战的风险有了特别的认识。


 一个更强大的欧洲


目前,德国的关键作用是通过投资军队、加强欧洲国防工业、加强我们在北约东翼的军事存在以及装备乌克兰的武装力量,成为欧洲主要的安全提供者之一。


德国的新角色将需要一种新的战略文化,这将在几个月后的国家安全战略中体现出来。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德国与其盟友将面临哪些威胁,包括对盟国领土的潜在攻击、网络战,甚至是远程核攻击的可能性。其中最直接的威胁来自俄罗斯。


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对于应对这些挑战仍然至关重要。美国总统拜登及其政府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和投资强大的伙伴关系和联盟这种做法值得称赞。但创造一个更加平衡和有弹性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也需要德国和欧洲发挥积极作用。在俄罗斯袭击乌克兰之后,德国政府做出的第一个决定之一是设立一个约 1000 亿美元的特别基金,以更好地武装我们的部队。为了设立这一基金,我们甚至修改了宪章。这是自 1955 年联邦国防军成立以来德国安全政策发生的最明显变化。其目的是建立一个我们国家人民和我们的盟友可以信赖的联邦国防军。为实现这一目标,德国将把国内生产总值的 2% 用于国防建设。


这些变化反映了德国社会的新心态。今天,绝大多数德国人都同意,他们的国家需要一支准备好威慑对手并保卫自己和盟友的军队。德国人与乌克兰人站在一起。从 2014 年到 2020 年,德国是乌克兰最大的私人投资和政府援助来源国。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德国加强了对乌克兰的经济和人道主义支持,并在担任七国集团主席期间帮助协调各国应对战争的措施。


“时代转折” 还促使我的政府重新考虑几十年来德国武器出口政策。在德国最近的历史上,这是我们第一次因为战争对外输送武器。在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交流中,我已非常明确地表明:只要有必要,德国将继续努力支持乌克兰。乌克兰今天最需要的是大炮和防空系统,而这正是德国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密切协调所提供的。德国对乌克兰的支持还包括反坦克武器、装甲运兵车、高射炮和导弹,以及反炮兵雷达系统。欧盟最新决定,将为多达1.5万名乌克兰士兵提供培训,其中包括在德国的5000 人(整个旅)。与此同时,捷克、希腊、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已经向乌克兰交付或承诺向乌克兰交付约 100 辆苏联时代的主战坦克;德国将向这些国家提供翻新的德国坦克。通过这种方式,乌克兰正在接收乌克兰军队熟悉并有使用经验的坦克,这些坦克可以很容易地融入乌克兰现有的后勤和保养体系。


北约的行动虽然不能导致其与俄罗斯的直接对抗,但联盟必须可靠地阻止俄罗斯的进一步侵略。为此,德国大幅增加了其在北约东翼的存在,加强了在立陶宛的以德国为首的北约战斗群,并指定了一个旅来确保该国的安全。德国还向北约在斯洛伐克的战斗群派遣部队,德国空军正在帮助监测和保护爱沙尼亚和波兰的领空。同时,德国海军参与了北约在波罗的海的威慑和防御活动。德国还将向北约的新力量模型贡献一个装甲师,以及重要的空军和海军资产(均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该模型旨在提高联盟对任何突发事件快速反应的能力。同时,德国将继续履行其对北约核共享安排的承诺,包括购买F-35 战斗机。


我们向莫斯科发出的信号非常明确:我们决心保卫北约的每一寸领土,使其免受任何可能的侵略。我们将信守北约的庄严承诺,即对任何一个盟友的攻击都将被视为对整个联盟的攻击。我们也已向俄方表明,其近期有关核武器的言论是鲁莽和不负责任的。在我 11 月访问北京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我一致认为,威胁使用核武器是不可接受的,使用这种可怕的武器将越过人类的红线。


德国现已完全停止进口俄罗斯煤炭,欧盟对俄罗斯石油的进口也将很快结束。我们吸取了教训:欧洲的安全依赖于其能源供应商和路线的多元化以及对能源独立性的投资。


为了弥合德国和整个欧洲潜在的能源短缺问题,政府临时重启煤电,并允许延长德国核电站的运行时间。我们要求私人拥有的储气设施提高最低储存标准。这为德国和欧洲在没有天然气短缺的情况下度过冬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俄罗斯的战争向我们表明,实现这些宏伟的目标对于捍卫我们的安全和独立以及欧洲的安全和独立是必要的。远离化石能源将增加对电力和绿色氢能源的需求,德国正在通过加快向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转变来为这一结果做准备。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到 2030 年,德国人使用的电力中至少 80% 由可再生能源产生,到 2045 年,德国将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即“气候中和”。


更广泛地说,欧盟必须克服旧的冲突并找到新的解决方案。欧洲移民和财政政策就是很好的例子。人们将继续来到欧洲,而欧洲需要移民,因此欧盟必须制定务实且符合其价值观的移民战略。这意味着减少非正规移民,同时加强通往欧洲的合法途径,特别是针对我们的劳动力市场需要的技术工人。在财政政策方面,欧盟已经建立了一个复苏基金,这也将有助于应对当前高能源价格带来的挑战。欧盟还必须消除个别国家否决某些措施的能力,从而消除其决策过程中自私的阻挠策略。随着欧盟的扩张并成为地缘政治参与者,快速决策将成为成功的关键。出于这个原因,德国提议逐步将多数表决机制扩展到目前实行一致同意规则的领域,例如欧盟外交政策和税收。


欧洲还必须继续为自身安全承担更大的责任,并需要步调一致来建设其防御能力。例如,欧盟成员国的军队使用太多不同的武器系统,这既不利于实际应用,经济效率也十分低下。为解决这些问题,欧盟必须改变其内部官僚程序,这需要勇敢的政治决策。例如在出口联合制造的军事系统方面,包括德国在内的欧盟成员国将不得不改变相关政策和法规。


欧洲迫切需要取得进展的一个领域是空天领域的防御。这就是为什么德国将在未来几年加强其防空能力。我向我们的欧洲邻国发起了这一倡议,最终出台了欧洲“天空之盾倡议”,其他 14 个欧洲国家于去年 10 月加入了该倡议。欧洲的联合防空将比我们任何国家单独行动更为行之有效,并且它向世界展示了加强北约内部的欧洲支柱意味着什么。


来自中国的挑战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或许是“时代转折”的导火索,但世界的结构性转变要深入得多。正如一些人预测的那样,历史并没有随着冷战而结束。然而,历史也不会重演。许多人认为我们正处于国际秩序两极化时代的边缘。他们看到新冷战即将来临,一场美国与中国对抗的冷战。


我不同意这种观点。相反,我认为我们正在目睹的是全球化特殊阶段的结束,这是由新冠病毒大流行和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等外部冲击催化,但又不完全是外部冲击的结果。此前30年间,北美和欧洲经济稳定增长、就业率高、通胀率低,美国成为世界决定性力量——美国也将在 21 世纪保持这一地位。


但在全球化的后冷战阶段,中国也成为了一个全球事务参与者,就像它在世界历史早期的漫长时期一样。中国的崛起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孤立北京或限制与其合作。但中国日益增长的实力也不能成为其在亚洲及其他地区采取霸权的正当理由。没有一个国家是任何其他国家的后院——这一点既适用于欧洲,也适用于亚洲和其他所有地区。在我最近访问北京期间,我表达了对《联合国宪章》所载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以及开放和公平贸易的坚定支持。德国将与其欧洲合作伙伴一道,继续要求为欧洲和中国公司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 


保持多边主义


同时,随着中国与北美和欧洲国家适应全球化新阶段不断变化的现实,过去通过低价生产商品和原材料实现了超常增长的非洲、亚洲、加勒比地区和拉丁美洲的许多国家现在逐渐变得更加繁荣,并且对资源,商品和服务有自己的需求。这些地区完全有权抓住全球化提供的机会,并根据其不断增长的经济和人口影响力,要求在全球事务中发挥更强大的作用。这不会对欧洲或北美的公民构成威胁。相反,我们应该鼓励这些地区更多地参与和融入国际秩序。这是在多极世界中保持多边主义活力的最佳方式。


最终,在多极世界中,对话与合作必须超越民主舒适区。美国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正确地承认需要与“不接受民主制度但仍然依赖和支持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的国家”接触。

 

德国及其在欧盟、美国、七国集团和北约中的伙伴必须保护我们的开放社会,捍卫我们的民主价值观,并加强我们的联盟和伙伴关系。但我们也必须避免再次将世界划分为集团的诱惑。这意味着尽一切努力建立新的伙伴关系,务实且不带意识形态盲点。在当今紧密相连的世界中,促进和平、繁荣和人类自由的目标需要不同的思维方式和不同的工具。培养这种心态和使用这些工具将最终是“时代转折”的全部内容。